(30)势力范围内。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1日

       青苔石砖铺成的道路上, 师徒间漫步。 师父挺起胸膛, 没有侧目, 黎冰年则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在形似锤子的北汉古国地图上, 临塘关是“锤头”的一部分, 距离洮河镇西南一点点。 临塘关和桃河镇的位置基本相当于平行, 在国内地图上, 都位于横贯北汉古国的大山脉的“神皮”之中。
        这座通云达“无海”的巨大山脉绵延不绝。 除了西部的“西王门”外, 这条山脉几乎将国家从北到南一分为二。 而临塘关作为与“西王门”等三大边塞齐名的“四关”之一, 自然也有其独特之处——濒临“无海”! 北寒古国只占据了“西泠之地”东北角的一部分土地, 而在“西泠之地”的其余部分, 例如位于北寒古国(临塘关)的南部, 仅相隔一山之隔。 一小片海域。 极圣国”!而这片狭小的海域, 与东方永远无法跨越的死亡之海——“无海”相连!虽然这片海域与死亡之海相连, 但相比于 无海的恐怖, 这片海域的近地每年在丰收的季节都能捕捉到大量美味的海鲜和稀世珍宝, 高度发达的工农业商业使得临塘关地区即使在 整个国家, 虽然首都不太管这个边区, 有钱有粮的地方自然就有竞争, 中拉之间的竞争就会产生力量。 临塘官立相互结盟, 局势僵持了一百年, 然而在这极长的时间里, 这七大势力虽然不断碰撞, 但也算是和平, 一个 各方继续巩固领土, 发展经济。 …………七大势力之一的临塘关, “青羽阁”的主宗塔, 卧室内。 “喂, 少爷!先把衣服穿上!” 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弯腰追赶一个只穿一件外套的七八岁小孩, 还不好意思地嘟囔着。 , “就算你一直惦记的那个人来了, 你也要穿得得体, 才不至于丢脸!” 小女孩停下脚步, 回头看着老太婆, 鼓着腮帮子,

含着牛奶哼了一声。 乳白色却无比坚定的声音喊道:“婆婆, 你真烦人!我说过, 我不穿红紫那些淫荡的颜色!” 小女孩回过头来, 露出一张像普通孩子一样臃​​肿虚弱的脸。 顿时, 他的姿态变得优雅可爱。 胖嘟嘟的小脸, 皮肤光滑,

血色健康的粉嫩肌肤更显迷人; 杏色的大眼睛, 小嘴微抿, 眉毛微微扬起, 笑容中无疑流露着活力和纯真——简单来说, 她就是一个成熟的美人胚子。 小女孩脱掉老太婆带来的衣服, 赤脚跑到铺着樱桃色窗帘的镶金桃花心木床前。 与“镶红”的装饰风格格格不入的简约白木衣柜。 小女孩抬起脚, 环顾四周。 衣柜里的衣服大小不一, 虽然面料都是上好的丝绸和亚麻布, 但配色方案非常无聊:粉红色和淡绿色。 就像中年大叔对“处女纯洁”的恶心处女情节的理解一样。 “老爷子觉得这衣柜真的很差……”老妇人手里拿着几件宽松的衣服, 忍不住想。 “我们走吧!” 小女孩穿上蓝色的长袍和鞋子, 立刻跑到门口。 “少爷, 等老爷子!腰腰疼!”…… “少爷, 我们去哪儿?” 走在人群中, 看着黑衣师父的背影, 黎冰娘真是一头雾水。 , “从刚才开始, 你说话就含糊不清了……” “啊, 这是属于……一个很重要的人……” 师父依旧含糊不清。 “所以……这个地方和你有什么关系……至少回答我的问题吧!” 黎冰年有些烦躁。 “嗯……怎么说……是……” 大师的声音低了几分, 仿佛是在妄想一般, 周围人群的喧闹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嗯……那是……我的家……” 师父如此说道, 回头看向黎冰年。 就在这个时候, 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哞哞声, 然后是一声妖娆的叫喊:“让开!少爷的奶奶来了!” 片刻后, 巨大的红色战车冲破人群, 刹车停在了师门处。 两个弟子面前, 扬起一片高高的尘土。 但师父却似乎不愿回头, 依旧扭动着上半身, 阴沉着脸对着黎冰年。 那辆战车被两头身着金色铠甲的高大威严的公牛牵引着, 那辆数丈高的红色战车甚至还装备着铁轮,

上面的一些战车极为华丽舒适, 有黑色和金色两种颜色。 一把由未知材料混合而成的高脚椅。 一把粉红色的油纸伞放在高脚椅上, 罩在一个水汪汪的小女孩身上, 看上去就像一块纯白的玉石。 小女孩双手按着座位的扶手, 半起身子, 直勾勾盯着师父尴尬的身影, 然后从染蓝袍的内衣里取出一枚金戒指, 指着师父。 顿时, 戒指释放出耀眼的红光。 小姑娘见状, 欣喜若狂, 戴上戒指, 三两步就跳下战车, 跑到主人身边, 紧紧的抱住主人, 像个铁环一样, 将整张脸埋进主人结实而紧致的腰间。 他口中喃喃道:“这么多年了, 你还是一样的有男子气概。” 黎冰年脸色一黑, 站在街上的男女老少。 只有街上那个沉默的小女孩在哭诉着。 他的哭声在耳边响起:“亲爱的老公!你终于来找我了!!!!我好爱你,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然后他咬着银牙, 咬紧牙关。 小全带着怨恨和泪水捶拳。 师父哼了一声, 转身:“老公!我好爱你!” 粉嫩嫩的小脸在师父疯狂地来回摩挲, 口中不断重复。 “好爱好, 爱好, 爱好, 爱好, 爱好, 爱好”, 李冰娘无怨无悔。 用尽全身力气, 只能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软弱无力的句子:师父转身正经, 一脸硬汉的神态:“这, 这……是有原因的!” 啊? 谁相信你卧槽……街上的男女老少, 包括黎冰娘, 脸上全是黑线。 小萝莉终于冷静下来, 抬起脸,

注意到了街上的异样。 她立即​​挑眉, 冲着众人吼道:“你们在看什么!没什么可做的吧?” 小萝莉抬头看着主人, 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 这时候, 红眼的笑容更加美丽了。 只见她眼中满是深情, 看着师父呜咽着喊道:“老公~” “啊~”黎冰年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小萝莉咂了咂舌, 猛地转头盯着黎冰年, 不满的眼神仿佛在说“再讲一句话, 我就杀了你”。 被小萝莉这样对待, 黎冰娘敏感的少年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他下意识地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意义。 而就在他站在那里低头沉思的时候, 小萝莉已经把僵硬的主人拉到了战车的高脚椅上, 主人坐在了高脚椅上, 小萝莉……坐在了他的腿上, 然后再一次冲破熙熙攘攘的人群, 飞走了。 李秉年回过神来, 看到战车的高脚椅消失后, 跟在战车后面的青衣侍卫的身影也淹没在了人群中。 他眼底的温度稍微下降了一点, 冷哼一声, 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 缓缓抹去自己的身影。 …… “蓝宝石阁”正门前。 厉冰娘又被拦住了。 “为什么?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看门的两个黑脸男子目光一凝, 手中的长刀叉挡住了城楼的红漆木门。 “啊……我是……” 黎冰颜有些紧张, 急忙摸索着。 两个大汉一直盯着他的动作, 让黎冰年更加紧张。 终于掏出身份证, “啪”的一声, 身份证掉在了地上。 厉冰年脸色微红, 咳嗽了几声, 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 拿给守卫看。 绿松石玉匾完美无瑕, 玉匾顶部为塔顶样式, 中间平凹, 单凸“青”字。 “得罪了!叔叔!” “大叔, 请快点进来!” 看到这张玉牌, 两人的态度顿时180度大变。 类“著名”。 红漆城门缓缓打开, 黎冰娘踏入城楼, 才发现这里不一般。 塔门后如悬崖峭壁, 太阳在他面前升起。 在你的面前,

木楼梯通向巨大的深坑的底部, 那里有无数高大的石塔装饰。 深坑中的宫室里, 挤满了人; 大堂院子, 溪流亭, 卧房木亭柴房, 远东和北方, 河南三个方向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隐闪烁……李冰娘眯着眼睛看远处是什么 , 就在他听到身旁一道温和而凝重的声音响起:“大人, 正主和少主的外祖母, 他们在青羽宫。” 黎冰年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但转过头来, 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袍, 头后长发的温柔女子低着头。 “那么, 工作了。” 黎冰年微微躬身。 “小丫头明白。” 女人踩着蓝色的绣花鞋, 领着领口走下楼梯。
       路上, 路过黎冰年身边时, 留下一缕清香。
        黎冰娘觉得那股香气有些熟悉, 正想着, 忽然注意到了他的眼睛。 原来, 之前带路的女人看到他, 顿时愣住了, 于是投来询问的温柔目光。 这个女人长得不怎么好看, 但是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却是很动人。 那双美眸中温柔的目光, 让黎冰年脸色一热, 他急忙用眼神示意一切都好, 然后走下楼梯。 女子微微一笑, 便带路。 这一次, 黎冰年觉得这个笑容又似曾相识, 却又不敢去看。 他连忙摇头驱散熟悉感, 然后跟着女人的脚步, 朝着青羽宫走去。

Copyright © 2005 精工机械有限公司 jinggongjixie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datingeasttexas.com)